之归

这里之归!可以叫我蘑菇哦但是不能吃啦噫噫噫 喜欢给自己挖好多好多好多坑还不填Orz 高三党哭唧唧
封面是人设!我家小透明画的!亲爆她呜噫噫!

鸽了好久终于发到老福特上了呜呜呜呜呜手机绑定真是个坏家伙 冰秋真好爱他们一辈子呜呜呜

这次是真·冰秋啦!(情人节还敢不发糖就打死你)(呜呜呜不会画画的蘑菇连表情包都改不好QwwwQ)
洛冰河:呜呜呜呜呜师尊你就是不爱我了情人节你还去找柳清歌那个小贱人呜呜呜呜呜…
沈清秋:说什么呢冰河,还有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要叫师叔啊…再说你师叔找我是让我帮忙看看送你江澄师嫂什么样的狗好。来来来走不走啦再不走情人节不过了啊。

(我我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啥…)
洛冰河:呜呜师尊又去百战峰找那个小贱人去了…

能不能好好玩游戏啦摔!


校园pa,人设归秀秀,ooc都归我
小学生渣文笔请见谅(敲黑板划重点)
人物需要所以将系统设定成理事长啦,名叫席桐(起名废的我)
之前的一个脑洞,天黑请闭眼这个游戏也没太怎么玩过,只是那天被朋友拉去凑数的时候突然就冒出了要写写的念头

  尚清华看着手里的游戏规则,心中又不禁吐槽理事长席桐的恶趣味,好端端非要让他找那几个老师玩天黑请闭眼,还得带上沈清秋班上洛冰河和柳清歌。可吐槽归吐槽,他又不能拒绝。
  “不玩的话,奖金就没了哦,呵呵。”脑子里又出现席桐一脸笑容地说着这句气死人的话的样子。
  算了算了不管了,还是奖金比较重要,尚清华想着,厚着脸皮去求人。

  “瓜兄啊帮帮忙,就是一个小游戏,你也知道席桐一天净想这些没用的啊哈哈,顺便把你家洛冰河也叫来哈。”尚清华拜托完沈清秋转身要走,又回过头来,“对了你再帮我拜托下你班的柳清歌吧,他估计就听你的话了,回头请你吃饭!”
  看着一溜小跑的尚清华,沈清秋叹了口气,这不轻不重的锅又甩他身上了。洛冰河那边倒是没问题,要不放学他也得和自己一起回家嘛;至于柳清歌,沈清秋算是好说歹说才请动,毕竟少个人就玩不了了。
  尚清华这边,也是费了一番功夫请来齐清萋和岳清源,人就算是凑齐了。
  放学后。
  “来来来大家看好游戏规则,不会耽误太长时间,就当是玩玩游戏放松了哈。”办公室里,尚清华挨个发了游戏规则,这几个平常算是跟游戏不沾边的也是大致看了下,开始了第一轮。

  众人看好了手中抽到的身份,等着法官尚清华下命令。
  “天黑请闭眼,凶手请睁眼。”尚清华说完,就看沈清秋和柳清歌把眼睛睁开了。
  “凶手请杀人,”诶不柳巨巨你把你剑道社的竹刀放下!让你杀人不是真动手啊你没认真看规则吧!!还有你那一脸恨意地拿着竹刀对准洛冰河是怎么回事,画风不太对啊!!!你没看见沈老师的尔康手吗!!!!
  这第一轮算是扼杀在摇篮里了,中场休息,沈清秋把柳清歌叫到一旁耐心讲解了一下大致规则,背后一道目光仅仅盯着的感觉不用回头也知道是洛冰河,他用最快的速度讲完,赶紧回到座位,不然自家洛娇花非哭给他看。
  “那尚清华咱们开下一局吧。”沈清秋说。
  “好好,下一局下一局。”尚清华说着把新做好的纸团放在桌面上。
  抽完签,大家确认了自己的身份,便听尚清华说:“天黑请闭眼,凶手请睁眼。”
  这次睁眼的是齐清萋和岳清源,嗯没什么大问题。
  “凶手请杀人。”
  齐清萋看着仍闭着眼的三人,柳清歌,不行不行,那臭脸我可不敢惹他,万一一竹刀下来;洛冰河,不行,他就算不发脾气过后还能跟沈清秋装装委屈呢,这狗粮我不吃;嗯,就沈清秋了,脾气好怎么欺负都行哈哈哈。随即指向沈清秋,见岳清源没什么反对意见,就对尚清华点了点头。
  “凶手请闭眼,医生请睁眼。”睁眼的是洛冰河。
  “你有一根救命针,”尚清华说罢,指着沈清秋,“死者是他,你救吗?”这不废话吗肯定救啊。
  洛冰河见被“杀”的是沈清秋,立马变了脸色,锐利的目光环顾所有人,似乎要找到凶手打上一架,随后他收回目光,咬了咬牙,握了握拳,看向尚清华……
  “救!”
  声音不大不小,在座的几位刚好听得清清楚楚,心想这局又凉了,便都睁开眼来。
  沈清秋默默憋回一口凌霄血,怀疑自己教学能力的同时又把洛冰河拉到一边,看着他颇感无奈,“冰河啊,不是让你先看好规则吗,你看看,这局又玩不成了。”
  “老师,我,”洛冰河被沈清秋训了一下,眼里迅速涌出水光,“学生只是,只是见被‘杀’的是老师就,就没控制住,学生知错了,呜呜,老师你别生气了…”
  沈清秋瞧着眼前委委屈屈的小白花,心里不忍,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人家冰河不也是一心要救自己嘛,罢罢罢,赶紧哄哄吧,不然回去又要折腾一晚上。
  “唉,好啦,”沈清秋摸摸洛冰河的头,“快把眼泪擦擦,冰河,不然一会回去让你齐老师看了又要笑你。”
  洛冰河听了,马上止住泪水,耳尖也跟着红了起来,老师又摸他头了好开心,下次一定不能再惹老师生气!他吸了吸鼻子,亮晶晶的眸子看着沈清秋,一把握住沈清秋的手,笑着答道,“嗯,老师,我们回去吧。”
  “去去,拉拉扯扯的,”嘴上虽是这么说着,沈清秋却也回握了一下,“走啦。”
  一旁被晾了半天的几人看着那边不断冒出粉色泡泡的二位,又突然有一种被狗粮糊了满脸的感觉。
  “哼,”柳清歌首先打破平静,扫了那两位一眼,转过头去。
  齐清萋心中呵呵两声,心想下次还是让溟烟来好了,真心累啊真心累。
  岳清源依旧是笑着:“小沈啊,回来了就开下一局吧。”
  尚清华泪洒心田,几位神仙别把我这任务搞凉了就好啊,我还要奖金呢呜呜大王我好累啊想回家吃你做的饭啊嘤。
  “行啦人都全了来来来再开一局。”尚清华笑得一脸狗腿。
  沈清秋瞧着,心里不禁吐槽,果然果然,老飞除了讲课的时候正经,其他时候还真是脸都不要啊。
 
  每个人都拿起纸团打开来看了,柳清歌心中啧了一下,怎么又是杀手,麻烦。洛冰河见打开来是杀手,不由得喜悦了一下,这次能保护好老师了。
  “天黑请闭眼,凶手请睁眼。”
  两位“凶手”睁眼的那一刻,尚清华就仿佛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奖金,已经飞出天际了…
  柳清歌瞥着洛冰河,呵,整天装委屈的小畜生;洛冰河瞪着柳清歌,哼,有了男人还缠着老师的小贱人。
  “凶…凶手请杀人。”尚清华破罐子破摔,起码让他念完台词吧,一会就回家找大王去,嘤嘤嘤。
  “他!”异口同声。柳清歌和洛冰河毫不犹豫地指向对方。
  本应无声,此时又响起声音,还是两个人一起说,这被“杀”的跟他俩得多大仇啊,剩下三人睁开了眼。
  “呦呵,内讧啊,有意思了哈。”齐清萋半是玩笑半是嘲讽地开了口。
  沈清秋扶额,这游戏,就不适合他们玩啊,什么仇什么怨,他吐出一口凌霄老血,继续想,这就不能好好玩啊这,明天尚清华又得跟他哭来,简直是比和洛冰河一夜三次还累。
  “行吧行吧,这游戏要命啊,大家,还是各回各家吧。”尚清华边说边第一个冲出门,还不忘给漠北打个电话:“大王啊我好委屈啊呜呜呜,我想吃糖醋排骨啊呜呜呜……”
  “哼,”柳清歌站起身,“浪费时间。我去给江澄买狗。”
  “哎呦哎呦,人都不齐了也玩不了了哈,”齐清萋也穿上外套,“姐也撤了,下次换溟烟陪你们玩啊。”
  人走了一半,洛冰河拉了拉沈清秋:“那,老师我们也走吧。”
  “嗯,这就回去。”沈清秋又回头看看岳清源,“岳老师你也赶紧回家吧,天也不早了,我和冰河先走啦。”
  “好,注意安全。”岳清源笑着回道。然后他突然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自己今天过来…就是单纯地吃狗粮的…吧……

今天的冰妹也依旧很求学好问呢(bushi

ooc都归我 来自今天语文课突然出现的脑洞╰(:з╰∠)_
冰妹:(认真)师尊,近日弟子有一件事弄不太懂,想请教师尊。
沈老师:(嗯?今天怎么这么消停居然不是要和我探讨?嗯估计是南疆事儿太多给累着了,嗯一定是的)什么事?说说看。
冰妹:(脸迅速变红)…
沈老师:(……不等等这个表情不太对啊)怎么了,冰河,有什么事就说,磨磨蹭蹭的像什么样子。
冰妹:(脸仍在变红):师…师尊,弟子不知,难道…倒立着…也是能做的?要不今天…
沈老师:(我屮艸芔果然是我想太多!这熊孩子脑子里都装些什么!)不,绝对不行。
冰妹:(双目含泪)师尊…
沈老师:(怎么安慰一个BLX,在线等挺急的:))